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离岸央票再发空头懵了 境内外汇差缩小扭转格局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近日表示,汇率大幅贬值将会带来很多问题,往往得不偿失。一是资本外流压力加大;二是2018年净出口对中国GDP增长的贡献率已由正转负。因此通过汇率贬值促进出口,短期内或许能获取价格优势,但不利于中国企业提高产品质量和竞争力,且汇率贬值还不利于中国进口。

“若央行此举能有效压缩境内外汇差空间,无疑迫使投机资本失去兴风作浪的一大筹码。”一位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事实上,随着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回归到89个基点左右(较上周末缩减逾50%),6月12日境内外汇差套利交易明显退潮,令人民币汇率与美元走势相关性再度回升,不再呈现双双下跌的局面。

“事实上,多数海外大型投资机构也没有将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与汇率破7划上等号,而是相信人民币汇率在当前汇率波动区间呈现宽幅双向波动走势。”Marc Chandler指出。

“前者指的是中长期的汇率制度安排,以有效抗击外部冲击、保持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并使货币政策更具操作空间,而不是默许、更不是鼓励汇率在短期内的大幅波动。后者则有利于实体经济运行,也有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定,因为它能使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有一个稳定的汇率预期,减少投机因素的干扰。”盛松成指出。当前保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也给长期汇率改革创造条件。

货币政策“外紧内松”?

“其实,多数海外大型投资机构也认为人民币汇率在均衡合理区间保持基本稳定同时增强波动弹性,有助于中国经济更好地转型发展,因此他们几乎都没有押注人民币汇率短期内破7,反而更愿意逢低买入,作为加大人民币资产配置的一种风险对冲操作策略。”这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

在他看来,近期中国央行提及的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与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二者不但不矛盾,而是相统一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央行时隔一个月再度发行离岸票据,令不少海外投资机构开始猜测近期中国央行货币政策正呈现“外紧内松”的新特点。

这背后,是投机资本将汇率弹性增加、具体汇率点位未必重要与汇率破7相挂钩,进而先打压离岸人民币汇率快速跌至7附近,拖累境内在岸人民币汇率跟进下跌,从而营造新的看跌人民币氛围。

“尽管6月以来美元指数从98.1回落至96.6附近,但境外离岸人民币汇率始终较境内在岸汇率低了约200个基点,导致同期人民币汇率不涨反跌。”他指出,上周五投机资本之所以借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加言论,肆意押注人民币汇率快速破7,也是因为离岸人民币汇率大幅低于在岸汇率,让他们以为只需营造离岸汇率快速下跌氛围,就能吸引大量跟风盘与外贸企业跟进压低在岸汇率“扩大沽空战果”。

在上述外汇交易员看来,中国央行之所以短期内接连发行离岸央票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有效扭转近期离岸汇率“主导”在岸汇率走势的局面。“上周五投机资本借央行高层表态增加汇率弹性而大举押注人民币汇率下跌,便是典型现象。”这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直言。

“没想到中国央行时隔一个月再度发行离岸票据,又打得人民币空头措手不及。”一位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说。

具体而言,以往中国央行都是每隔3个月发行离岸票据,如今这个频率缩短至1个月,令不少海外投资机构认为中国央行回笼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的频率与力度正在悄然加快,相比而言,近期中国央行则通过定向降准与公开市场操作等措施在境内投放更多人民币流动性,以此稳定金融市场与刺激经济增长。

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在上周五中国央行高层表示希望增加汇率弹性以发挥经济自动稳定器作用,以及不认为某个具体数字(汇率)会更加重要之后,外汇市场一度出现人民币沽空潮,令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快速跌至年内低点6.9623。

“若境内外汇差能持续维持在100个基点以内,一方面跨境汇差套利交易将变得无利可图,令离岸汇率主导在岸汇率下跌的趋势得到有效缓解,另一方面市场看跌人民币的预期也会随之降温。”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目前香港市场人民币无本金交割远期合约(NDF)显示1年期人民币远期汇率较当前汇率跌幅约在300-400个基点,显示近期央行高层关于支持汇率弹性增加的言论,并没有引发汇率看跌预期持续升温。

境内外汇差收窄5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这吸引不少中资银行与投资基金逢低买入人民币。毕竟,中国央行时隔一个月再度发行离岸票据并抽走数百亿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将导致离岸市场人民币拆借利率与汇率双双走高。

近日,中国央行宣布将于6月下旬在香港发行离岸央票,这意味着在5月15日刚发行200亿离岸票据后,中国央行再次以此回笼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

在这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正是中资银行与投资基金的逢低买盘,令离岸人民币汇率快速收复失地,较年内低点回升了逾350个基点。

受此影响,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应声上涨,截至6月12日23时,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徘徊在6.9269附近,较上周五创下的年内低点6.9623足足上涨了约350个基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央行决定在6月下旬再度发行离岸票据后,境内外汇差迅速收窄,截至6月12日23时,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触及6.9180,两者汇差已经收窄至89个基点左右,较上周末大幅缩水逾100个基点。

“如此高的离岸央票发行频率,也让人民币空头意识到中国央行稳定汇率的决心。”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坦言。

“这种外紧内松货币政策有两大好处,既兼顾了刺激经济增长的需要,又通过抽走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有效压缩境内外人民币汇差,对投机资本构成新的威慑,进而起到稳定人民币汇率的作用。”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更重要的是,通过短期内接连发行离岸央票,央行向市场传递出希望人民币汇率稳定,没有默许人民币大幅贬值以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信号。

“他们的底气,还在于近期央行没有干预汇市,并希望这种不干预局面延续。”他分析说。如今而言,他们的沽空算盘显然打错了——随着6月11日央行宣布在6月下旬再度发行离岸央票,令整个外汇市场骤然意识到中国央行即便没有直接入市干预,但对汇率稳定的管控力度并没有减弱。

Marc Chandler则指出,央行此次发行离岸票据,似乎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通过提振离岸人民币汇率,有效压缩境内外汇差空间并有效扭转近期离岸汇率主导在岸汇率下跌的局面。

在多位国有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在当前美联储降息预期增加导致美元趋于疲软的情况下,若央行此举能有效遏制空头兴风作浪,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将呈现企稳反弹与双向波动相结合的走势。